[交流] 危机中崛起的能源行业

[复制链接]
查看43 | 回复0 | 2020-7-23 12: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际能源署(IEA)在上月末发布的《2020年世界能源投资》年度报告中,描述了在Covid-19大流行之后“急剧变化的”能源市场。该报告记录了能源领域投资的最大跌幅,并揭示了这一过程中的历史性变化,例如:有史以来第一次,消费者在电力上的支出将超过石油上的支出。更重要的是,它断言所有能源领域投资流动的突然下降,给未来传统能源和“清洁”能源将带来相当麻烦的遗留问题。 该报告直言不讳地说:“从危机中崛起的能源行业将与以往大相径庭。”
石油和天然气价格大幅下降IEA去年的预期是,能源总投资(燃料,电力,最终用途和效率)将增长2%,是六年来最大的年度增幅。可现在预计将从1.9万亿美元下降到1.5万亿美元,今年与2019年相比下降20%。这种下降当然是有记录以来最大的降幅,是由于大流行病和能源部门(政府和企业)收入的惊人下降,今年可能会减少超过1万亿美元的收入。
损失惊人: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上游投资预计将从去年的4830亿美元下降到2020年的3470亿美元;随着行业调整以适应需求的突然下降,投资下降了近三分之一。所有的主要和国家石油公司都削减了计划支出。同样,今年的煤炭生产投资预计会下降25%,尽管该报告指出,煤炭行业可能不会面临突然的危机,因为今年新批准燃煤发电厂是去年的两倍,其中大部分是在中国。
各大石油公司均表示,与去年相比,上游投资大幅削减,平均降幅超过25%,其中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降幅最大。到目前为止,国家石油公司尚未发表公开声明,但沙特阿美公司(Saudi Aramco)表示,它将把资本支出从去年的330亿美元削减多达25%。阿联酋的国家石油公司Adnoc已宣布取消大型投标。
该报告说,资本投资的下降正威胁着未来五年的供应,届时现在的投资失败可能会导致市场更加紧张,价格上涨。报告说,如果石油部门的投资保持在2020年的水平,那么这将使之前预计的2025年每天的供应水平减少近900万桶。
然而,这一潜在结果与能源行业中发生的复苏密切相关。IEA的新报告指出,在经历了先前的危机(例如2008-2009年经济衰退)之后,化石燃料和相关碳排放的反弹幅度大于之前的跌幅。在国家刺激计划的支持下,向低碳能源倾斜的复苏将产生不同的结果。
电力行业下滑在电力部门,向低碳能源部门过渡的可能性最为明显。在这方面,国际能源署也看到了当前投资模式的令人担忧的趋势。
IEA 在《2020年世界能源投资》中表示,电力行业不会像石油和天然气那样遭受重创。正如资本支出计划和产能扩张活动所建议的那样,在年初,它预计投资将增长约2%。相反,全球资本和产能扩张的总投资将从去年的7570亿美元却下降到2020年的6790亿美元,由于大流行病而下降了10%。这些包括对电网,可再生能源,核能,化石燃料发电和电池存储的投资。
预计全球对可再生能源投资将从去年的3110亿美元下降至2020年的2810亿美元,降幅为10%,其中公用事业规模的太阳能和风能项目的最终投资决定已于第一季度下降。同时,对电网的投资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一直在下降(尽管美国在上升),预计将从去年的2,730亿美元下降到2020年的2,480亿美元,降幅约9%。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说法,这是在2020年全球电力需求下降5%的情况下发生的。
对未来的预期在IEA的预期下,可再生能源和电网投资的下降是可预见的。尽管可运行成本低,可优先接入网络的可再生能源比电力部门中的化石燃料更具弹性,因此随着危机的爆发,可再生能源在电力生产中所占的份额不断增加,但其长期增长前景仍不明朗。
IEA执行董事法提赫·比罗尔(Fatih Birol)博士在新报告所附的声明中说:“由于多种原因,全球能源投资的历史性下降令人深感不安。” “这意味着今天失去工作和经济机会,以及一旦经济复苏,我们明天很可能需要那些失去的能源供应。”
他谈到低碳能源时继续说道:“关键清洁能源技术支出的放缓也有可能损害向更富弹性和可持续性的能源系统急需的过渡。”
IEA的报告引用了该机构的可持续发展方案(SDS),以表明当前在低碳能源上的投资水平不足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到2019年,对低碳能源的投资将略低于5000亿美元,到2020年,SDS的年平均投资需要增加到7000亿美元以上,以提高低碳能源的份额,并确保系统能够以足够的灵活性运行。此类投资包括核能、太阳能和风能、水力发电和其他可再生能源,以及用碳捕获、利用和存储(简称CCUS)技术的化石燃料。
在这种情况下,太阳能光伏和风能投资每年平均需要额外支出1600亿美元。电网将需要比目前水平额外增加1500亿美元,而其他可再生能源和核能也将需要更高的资金。与此同时,没有CCUS的化石燃料投资必定大幅减少。
IEA的分析表明,目前电网的持续支出不足以支持不断增长的可再生能源和电气化所需的水平。为了实现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未来十年全球电网支出需要增加约50%。“数字电网”上的支出也需要快速增长。
总体而言,2019年电力行业的支出比十年后的SDS所需水平低约35%。这是一个巨大的缺口,需要进行大规模的资本重新配置以满足能源安全和可持续性目标。这表明,在可变可再生能源比例更高的情况下,电力系统要实现更大的灵活性,所需的投资还远远不够。
氢能的兴起好的一面是,《2020年世界能源投资》显示,可再生能源技术成本的持续下降意味着投资于这些技术的每一美元都可以购买更多的电力。太阳能和风力发电的经济性稳步提高,而预计其价格甚至会更低。
另一个亮点是“数字电网”,这意味着智能电表,电力自动化,电动汽车(EV)充电基础设施等的兴起。这些方面的投资目前为400亿美元,占电网总支出的15%以上。通过数字基础设施的投资,电力系统具有更高的灵活性和与更多比例的可变可再生能源一起运行的能力。IES断言,这在最近需求低得多的时期中已得到充分证明。
在研发方面,新的IEA报告认为,各国政府投资有停滞的可能。该报告认为,到2019年,公共事业部门和公司在低碳技术研发方面有着强劲趋势,包括汽车制造商对电动汽车的大力投资。在经济复苏期,政府和公司对研发能力的前景保持看好。但是,报告也警告说,如果危机过后出现下降,将对清洁能源技术的长期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IEA投资报告中的一个非常亮点竟然是氢。作为化石燃料的替代品,人们对氢的兴趣越来越大。它可以为车辆提供动力,存储电能,为房屋供暖,还可以生产甲烷或氨等合成燃料,以及其他用途。IEA报告指出,人们对水电解槽产氢能力的增加表示出了越来越多的兴趣,这一能力已从2010年的2 MWe(电兆瓦)迅速增加到2019年的25 MWe。氢能的推动来自欧洲,中国,澳大利亚和其他地方的政府。例如,荷兰在其《 2019年气候法案》中制定了特定的氢目标,而澳大利亚政府就在上个月宣布了一项新的氢基金项目。其他政府已经表示可能将氢作为其经济复苏措施的一部分,尽管美国尚未提出重大建议。
有趣的是,风险投资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国际能源署(IEA)指出,2019年能源技术初创企业的风险资本投资再创新高。其中,氢能初创企业的早期风险投资交易数量超过去年。在25笔交易中投资了超过1.1亿美元,其中最大的投资是通过新方法生产氢气,包括加压电解槽,盐水分流,阴离子电解质膜和光催化反应器。该机构指出,技术的多样性表明电解技术之间的竞争尚未解决。
IEA的能源分析师西蒙·本内特(Simon Bennet)在最近的一次网络研讨会上指出,尽管发生了大流行病,但氢能投资仍在增加,约有600兆瓦的项目处于规划或建设的后期阶段,尽管这已成为许多国家复苏计划中的资本投资主要领域。他说:“资金进入这一领域的速度惊人。”
接下来要做的事恰恰是在大流行病之后以及人们所希望的复苏期间,IEA预计在电力部门和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资有所增加,以支持低碳转型。无论这种情况是否会发生,是否会为这次更加强调低碳能源的复苏创造一个不同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家刺激计划的构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